逝雪蓝冰

上传一篇大伯的文章《娘坐的凳子》以此怀念敬爱的大婆
娘坐的凳子——有感节根弟回家看见母亲坐过的凳子而发妈妈离开我们己经近两个月了,我们的守孝期也满了,“大树倒了”,兄...
扫描右侧二维码阅读全文
14
2019/04

上传一篇大伯的文章《娘坐的凳子》以此怀念敬爱的大婆

娘坐的凳子

——有感节根弟回家看见母亲坐过的凳子而发

妈妈离开我们己经近两个月了,我们的守孝期也满了,“大树倒了”,兄弟们也要分开了,何时再见面则都是未知数,像母亲在世时大家围着母亲团团而坐的场景再也不会再现了,兄妹五人个个心中十分的愁怅。分别的早上,大家边整理行装边哭泣,心中有说不出的无奈和对母亲的思念。

在泪眼模糊的目光里,我突然看见一只小凳子,那是一只普通的小木凳,却是我的母亲活着时坐了三十多年的凳子,看见它就像看见了母亲一样,母亲在世时就非常爱坐那小凳,它有靠背又结实,不高不矮,搬动也十分方便,母亲有时串门也带看它。如今要离开家了,也要和小凳子告别了,心中的忧愁一阵阵地湧上心头,母亲就是坐在这个凳子上与邻居促膝常谈,与儿女们谈笑风生,教我们做人的道理。母亲年老了,听说我们要回家,她老人家会搬凳子坐在家门口守望着我们回家,有时晚点到家,她老人家会在凳子上坐上一上午或一下午,就这样静静地坐着、候着,毫无怨言。虽说母亲儿女成群,而陪伴母亲时间最长的,最实在的还是那个小凳子,它一点也不豪华,甚至都没有油漆过,母亲为啥放着柔软的沙发不坐,而非要坐这个硬木小凳,这里面的内在因素大概只有母亲自己知道。

如今要离家了,我把妈妈心爱的凳子捧在胸前,用脸在凳子上亲了又亲,久久不愿放下,仿佛又闻到了母亲的气息,又感觉到了母亲的温暖。

如今要离家了,偌大的一个大家,兄弟们都要各奔东西,小凳子再也无人坐了,我把它仔细地擦了又擦,坐着它久久不愿离开。母亲若是在天有灵,还经常回家来坐您的小凳,我定会把它保管得好好的。

再见了,妈妈心爱的小凳。

万凤根 2019.4.12 写于上海家中

大婆家

有个老家叫幽兰群聊记录

后记

据最新传来的消息,大伯的这篇文章已经见报了!发表在 2019-4-24 期“临汾之音”报纸心灵随想栏目上,文章名称修改为《母亲坐过的凳子》,这个小改动很能体现编辑水平,我还因此知道了大伯在上海的阳曲路760弄居民区居住,大伯刚刚还在群里分享了获得的居委会赠送的“光荣之家”门牌的喜讯,大伯是个光荣的老兵,我从小就很崇拜他,现在他的老年生活也很幸福,喜欢书法和写作,很早就见识过他的一手毛笔字,经常看到他的文章见诸报端,同时也念念不忘他烧的上海红烧肉。

标签: 大伯, 《娘坐的凳子》, 怀念, 大婆

Last modification:April 25th, 2019 at 07:39 pm

6 comments

  1. 大程哥

    人早晚都有走的一天,除了思念,我们更多得是过好自己的生活。

    1. 逝雪蓝冰
      @大程哥

      是的,过好每一天。

  2. 2019年晚上賺钱方法

    呜呜呜,娘啊。虽然不是我亲娘,但是也感动得我满脸泪痕。。。

    1. 逝雪蓝冰
      @2019年晚上賺钱方法

      但为什么是这个表情?

  3. 偶抒漫话

    ヾ(´・ ・`。)ノ"逝去,心念。

    1. 逝雪蓝冰
      @偶抒漫话

      且行且珍惜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