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氏道德经》封面

之前在书店,鬼使神差的买了一本《道德经》,厚厚的一本,里面辅以历史故事,让我感觉找到了人生方向。

今天到县图书馆看书,偶然间发现这本《姬氏道德经》,薄薄的一本,让人仿佛在宗门藏书阁发现了遗落在角落的一本博大精深却又无人问津的武林秘籍,奉为圭臬。

想把作者的前言贴出来分享给大家,但估计会侵权,个中滋味不足为外人道也!

百度百科——《姬氏道德经》

后续:我发现一个很好的了解《姬氏道德经》的知识入口——微信公众号『姬氏道德经』。

        

附录——《姬氏道德经》

        

道经卷

(初节)

道,可道也,非恒道也;名,可名也,非恒名也。无名天地之始也,有名万物之母也。故恒无欲也,以观其妙;恒有欲也,以观其所徼。两者同出,异名同谓,玄之又玄,众妙之门!道空,而用之又不盈也。渊兮,似万物之宗!湛兮,似或存!吾不知谁之子也,象帝之先,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寂兮!寥兮!独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可以为天地母。吾未知其名,强字之曰道,强为之名曰大,大曰筮,筮曰远,远曰返。返也者,道之动也;弱也者,道之用也。天下之物生于有,有生于无。无,无极极,极生炁,炁生变,变之道也。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万物负阴而抱阳,空气以为和。孔德之容,唯道是从。道之物,唯恍唯惚。惚呵恍呵,中有象呵;恍呵惚呵,中有物呵;幽呵冥呵,中有精呵;其精甚真,其中有信。至今及古,其名不去,以顺众父。吾何以知众父之然,以此。视之而弗见,名曰夷;听之而弗闻,名曰希;挥之而弗得,名曰微。此三者不可至计,故涽而为一。一者,其上不幽,其下不惚,寻寻呵不可名也,复归于无物。是谓无状之状,无物之象,是谓惚恍。随而不见其后,迎而不见其首,故执今之道,以御今之有,以知古始,是谓道纪。

        

德经卷

(上节)

不出于户,以知天下;不窥于牖,以知天道。其出也弥远,其知弥少。是以圣人不行而知,不见而明,不为而成!圣人无常心,以百姓心为心。善者吾善之,不善者吾亦善之,德善也!信者吾信之,不信者吾亦信之,德信也!圣人之在天下歙歙焉,为天下浑心,百姓皆属其耳目,圣人皆孩之!恍呵,其未央哉,众人熙熙,若食于太牢,如春登台。我泊焉未兆兮,若婴儿未咳,累呵,似无所归!俗人皆有余,我独遗,我愚人之心也!湷湷呵,俗人昭昭,我独昏呵!俗人察察,我独闷闷呵!众人皆有以,我独顽以俚,吾欲独异于人而贵食母。吾言甚易知也,甚易行也,而人莫之能知也,而莫之能行也!言有君,事有宗,其唯无知也,是以不我知。知我者希,则我贵矣!是以圣人被褐而怀玉!

        

道理卷

(中节)

唯与诃,其相去几何?美与恶,其相去若何?人之所畏,亦不可不畏。天下皆知美之为美,斯恶已;皆知善之为善,斯不善矣。故有无之相生也,难易之相成也,长短之相形也,高下之相盈也,音声之相和也,先后之相随也,恒也!是以圣人居无为之事,行不言之教;万物作而不始也,为而不恃也,成功而不居也。夫唯不居,是以不去。持而盈之,不若其已;揣而锐之,不可常保之。金玉盈室,莫之守也。贵富而骄,自遗咎也,功成身退,天之道也。曲则全,枉则生;洼则盈,敝则新;少则得,多则惑。是以圣人执一,以为天下式。不自视,故明;不自见,故彰;不自伐,故有功;弗矜,故能长。夫唯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古之所谓曲全者,岂虚言哉?诚全归之。勇于敢则杀,勇于不敢则活,此两者或利或害,唯不敢也!天之所恶,孰知其故?是以圣人不敢为也。天之道,不战而善胜,不言而善应,不召而自来,安而善谋也!天网恢恢,疏而不失。

        

道政卷

(上节)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垢;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垢。天地之间,其犹橐籥乎?动而愈出,虚而不竭。多闻数穷,不若守于中!天长地久,天地之所以能长且久者,以其不自生也,故能长生。是以圣人退其身而身先,外其身而身存,不以其无私欲?故能成其私!我恒有三宝持保之,一曰慈,二曰俭,三曰不敢为天下先!夫慈,故能勇;俭,故能广;不敢为天下先,故能成为物长。今舍其慈且勇,舍其俭而广,舍其后且先,则必死矣!夫慈,以战则胜,以守则固;天将建之,如以慈垣之。古曰善为道者,非以明民也,将以愚之也。民之难治也,以其智也。故以智治邦,邦之贼也;以不智治邦,邦之德也。恒知此两者亦稽式也,恒知稽式,此谓玄德。玄德深矣,远矣!与物反矣,乃至大顺。  

        

道法卷

(上节)

以道佐人主,不以兵强于天下,其事好还。师之所居,荆棘生之;大军之后,必有凶年。善者果而已矣,毋以取强焉。果而毋骄,果而毋矜,果而毋伐。果而毋得已居,是谓果而不强。物壮而老,是谓之不道,不道早已。使我介有知,行于大道,唯矣是畏。大道甚夷,民甚好径。朝甚除,田甚芜,仓甚虚;服文采,带利剑,厌食而资财有余,是谓盗夸。盗夸持之,非道也哉!和大怨,必有余怨,以德报怨,焉可以为善?是以圣人执左契,而不以责于人。故有德司契,无德司彻。夫天道无亲,常与善人。天下之道,犹张弓者也,高者抑之,下者举之,有余者损之,不足者补之。故天之道损有余而益不足,人之道则不然,损不足而奉有余。孰能有余而又以奉于天下?唯有道者乎?是以圣人为而弗有,功成而弗居也,若此?其不欲见贤也。道恒无为而无不为。侯王若守之,万物将自化。化而欲作,吾将镇之以无名之朴;镇之以无名之朴,夫将不欲;不欲以静,天地将自正。

        

道术卷

(上节)

出生入死,生之徒十有三,死之徒十有三,而民生生,动皆之死地亦十有三!夫何故也?以其生生也。盖闻善执生者,陵行不避矢虎,入军不被甲兵;兕无所枘其角,虎无所措其爪,兵无所容其刃。夫何故也?以其无死地焉!夫兵者,不祥之器也!勿或恶之,故有欲者毋居。君子居则贵左,用兵则贵右,故兵者非君子之器也,兵者不祥之器也,不得已而用之。恬淡为上,胜勿美也;若美之,是乐杀人也。夫乐杀人,则不可以德志于天下矣!是以吉事上左,丧事上右。是以偏将军居左,上将军居右,言以丧礼居之也。杀人众,以悲哀莅之;战胜,以丧礼处之。古用兵有言曰:吾不敢为主,而为客;吾不进寸,而退尺。是谓行无行,攘无臂,执无兵,乃无敌矣!祸莫大于轻敌,轻敌几亡吾宝矣!故称兵相若,则哀者胜矣!善为士者,不武;善战者,不怒;善胜敌者,不争;善用人者,为之下。是谓不争之德,是谓用人之法,是谓配天之法,古之极也。将欲翕之,必固张之;将欲弱之,必固强之;将欲废之,必固兴之;将欲取之,必固予之;是谓微明。柔弱胜强。鱼不脱于渊,国之利器,不可以示人。

标签: 道德经

添加新评论